关键词: 物流数字化运力维天运通

维天运通董事长冯雷:物流数字化远远不止于订单撮合

作者:田进

“近几年,受疫情影响,上下游运价剪刀差持续收窄,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传统供应链进一步承压,而数字化成为增强供应链韧性的一个关键解决办法。”


8月12日,在2022中国物流企业家夏季峰会上,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天运通)董事长冯雷指出了传统运力供应链的薄弱环节。他表示,以承运商为例,物流企业不用承担管理成本,即可享受到优质的服务质量,但运费价格也给企业造成了成本负担。业务起伏时,承运商的刚性运力规模也无法满足企业的柔性运力需求。物流企业对运力没有直接掌控权,运力供求错配,导致运力供应链脆弱。


以维天运通为例,企业采取的办法是“全链路数字货运解决方案”,通俗而言,即以数字化的方式去协调大B(货主企业、物流企业)和小b(信息部、个体车)之间的连接关系。在平台规则下,B和b经过反复地交易、博弈等,最终帮助物流企业构建一条“平时有质量、突发有韧性、价格有优势”的运力供应链。


在数字货运业务方面,截至2021年底,维天运通已为超过9600家托运方及230万名货车司机提供服务,累计完成超过2870万份托运订单。


在会后的专访中,冯雷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数字化货运势头非常好,这一轮物流的数字化发展,是在货车司机的数字化基础上产生的。简单来说,货车司机拥有手机后,可以把接单、信息填报等工作转移至相关APP上,所以数字化货运进入快车道。”


与此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当前数字化货运在整体运输市场的渗透率仍较低。


在冯雷看来,物流行业的数字化存在诸多障碍——政府法规层面对于数字化的支撑还不是特别清晰;其次,一些运输企业的数字化太过于简单,并没有实现运输流程改造等价值,但借数字化外衣去谋求政策红利。


在数字化增强供应链韧性的另一面,2022年上半年,多个数字化货运平台(即运输订单撮合平台)上的货车司机运输单价持续走低以及货车司机生存现状引发多方关注。


对于撮合平台上运输单价持续走低的原因,冯雷分析,一方面,随着货车司机个人数字化能力增强,货车司机跳过了传统的物流信息部,与货主直接形成交易,这个过程恰恰把相对稳定的价格层打掉。原来出现运输价低的情况,更多是因为物流信息部把这部分利润挣去了,货车司机不知道真正的市场价格。那时司机间还形不成恶性定价;另一方面,现在总体上运输行业的货车司机数量供大于求,而数字化平台将供大于求的劣势进一步凸显。这也是数字化给货车司机带来的弊端之一。


一个好的现象是,现在已经有不少物流企业脱离纯运价撮合方式。冯雷表示:“运价压到底,必然形成双输局面。物流服务除了运价之外,一项很重要的问题是安全和质量,只看运输价格的供应链一定不是个好的运行模式。现在一些企业开始构建自己的有韧性的数字供应链,不是完全交给市场撮合,这样司机运输单价相对稳定,客户也能得到更好的服务。”


当然,数字化也远远不止于撮合订单。冯雷介绍,撮合订单在货车运输中所占的比例和重要性都比较小。“一说物流数字化就等同于撮合,最终导致恶性竞价的看法不全面。数字化的目的是对运输全链路和全业务流程的数字化改善、再造。当然,这方面做的好的企业还比较少。”


公开信息显示,维天运通成立于2002年,是中国网络货运赛道上最早一批平台公司之一,目前公司旗下运营全链路数字货运平台“路歌”。2022年6月29日,维天运通向港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其招股书显示,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数字货运业务,货运服务营收占比持续超过9成。


  • END
声明: 1、凡注明“来源:物流+”的所有内容(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本网转载内容目的为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total }}条评论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回到顶部